> 搜狐户外 > 露营徒步
新闻 | 微博 | 博客 | 上传视频 | 户外云图

一步一眼天堂 瑞典国王之路

来源:搜狐户外频道

怀想起今年夏天那场北极圈里美丽的行走,就像一个绿色与白色为基调的梦境:它是欧洲最大规模的户外活动——Fj?llr?ven Classic北极狐110公里经典穿越,这段路程是欧洲最美徒步路线之一瑞典国王之路的精华路段,每年吸引全球2000多徒步爱好者来到这里。

我带着小小的忐忑来到这里,多年不走重装穿越,15公斤左右的背负,110公里的距离不可小觑。且平日在北京生活的快节奏与雾霾中,几见病色。不过是仗着少年时打下的长跑身体基础与一颗野马女的心,才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此次重装徒步旅程。有中欧商学院与媒体组成的中国队共20人到齐,从斯德哥尔摩乘飞机抵达瑞典洁净整齐的矿业城市Kirna。没错,这里是世界十大铁矿城市之一,以产高品位铁矿石(含铁率超过70%)出名,但是仍然的干净整齐。入住酒店,与瑞典向导见面,开始未来五天的行军部署。媒体队的向导Mikael向我们简要介绍110公里沿途大部分是国家保护区,一路可见原始北极圈的荒原与森林。我们此行会途经七个检查站,里面小卖部和洗手间,部分还有桑拿室。全程主要食物为各种口味的脱水意面和米饭,昵称“狗粮”。每到一个检查站必须盖章登记时间,以便证明参赛过程。前四天每天平均行走25公里,最后一天完成11公里预计下午到达终点,吃庆功蛋糕和啤酒开Party。带着一种战战兢兢且擦拳摩掌的心情回房整理行装。入睡,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时差作用,又或是因为窗外有我没有经历过的极昼,多次醒来也并不困倦,便爬起来拍同一位置的白夜照片发朋友圈。

DAY 1:

8点坐车从Kiruna到起点Nikkaluokta村。9点起点线外几百名来自全球的参者整装待发,还有各国记者的闪光的不断,倒数结束,几百名参赛者顺序走入树林。起点一直到第一个检查站是一大片静静的白桦林,叶片肥厚,在阳光下叶片闪闪发亮。树荫间世界各地的徒步爱好者,在两人比肩的木栈道上各自前行,很多参与者很壮很强健,步伐甚快。我们在一路上不能让道的地方被逼快步向前。虽然有刚投入征程的兴奋支撑,但两公里快走后,心脏觉出负荷太大,发出绞痛信号抗议。还好我平时有处理长跑时极点反应的经验。不敢停,用长跑呼吸法减轻胸腔压力,半小时调整后总算呼吸顺畅,状态恢复。有心力赏景时,路的前方神奇地出现了蜿蜒的溪流和浅碧色大湖。水色并不柔媚,但因是冰川融水,多了凌冽与澄澈。儿时常有“拨开青苔喝山泉”的经历,却很少遇到可直接饮用的清甜溪流湖水,同伴都纷纷取水品咂畅饮。最棒的还是湖畔小木屋内有驯鹿肉汉堡售卖,巨型汉堡入手疲惫便消了大半,吃货本色在漫漫长路中绝对有激发体力正效应。凭着驯鹿肉的高热量,第一天满血走到宿营地。宿营地是三面环山的高地草甸,虽然累,但是大家体能状态不错。晚餐时间是最好的聊天时间,同行的几位媒体是户外老驴,纷纷开始盘道。简言之便是,编辑Peter说前2个月上过非洲第一高乞力马扎罗,另一位摄影杂志出品人Stella姐说前几年去了K2(全球第二高峰乔戈理峰)大本营。当我这只户外菜鸟用崇敬的眼光望向他们时,摄影师老江悠悠道:“我们十年前上了珠峰7000米,当时也就背了三四个相机镜头。哎,Peter,你们骑个马扎个骡的,是腐败游吧?” 顿时众人静默无语,而后各自睡去。

DAY 2:

七点起床做早饭收帐篷,八点启程时宿营地还被云雾缭绕,神似仙境。出发后视野渐渐开阔,一路山势不巍峨,但却壮阔浑厚。即便是2097米的瑞典最高峰Kebnekaise也在盛夏的艳阳中看来也有些许和蔼可亲。不过极圈内海拔2097米也不可小看,这里海拔1500多米的山峰也常看到雪线,与我们认识的中低纬度的海拔不同。

今天的任务是穿越Tarfale峡谷,没走多远,大片的如蒲公英一样的絮状花朵,将路边的草地装点得像缀满繁星的天空。坡顶俯瞰,远处山雄而水细,气象像极了低沉的男性中音,侵略性不强,却厚重沉沉的环绕四周。此时,吹来一阵极地的风,多云的天气变得略冷。身体困乏不愿动,闭眼凝神片刻,忽然感受到风中裹挟的是肃穆庄严却极度纯净的天地之气。气韵一如我们身旁的瑞典向导Mikael,1米90以上的高个,不说话时,雕塑般的脸上有严肃理性的神色,但若是一笑便又是憨直爽朗的干净神气,造物神奇可见一斑。

为了解乏,拿出国内带去的青瓷小茶壶与野生茶,与队友支起炉灶烧水泡茶。茶香一散开,另外一个向导Mattias寻风而来,抓起手机对准茶壶一顿拍照。茶一入口他更大赞,比他喝的瑞典茶好喝多了。笑语中,茶气氤氲,极圈盛夏的寒风也渐渐退却威力。好在穿越路线是顺风前行,衣装防风甚好。风中前行仍能笑看Kebnekaise积雪峰顶。到检查站Salka宿营,从中国带去的方便面,加上榨菜就着黑面包便是最大美食。突然想起,这两天露营我平日里食不厌精,择席择枕的毛病竟然一概全无。可见四体勤,便是良药。

DAY 3

今天走的是全程最艰苦的路程,大段大段的石头路,让脚底的肌肉一直紧绷,脚掌不由的酸痛发麻。上午有300米的海拔爬升,这对腿部肌肉也是一大考验。攀升过后体力透支严重,脚开始不受控地踢到石头或者作出疑似崴脚的危险动作,还好所穿重装穿越鞋结实强悍,避免了可预见的十几次的脚踝扭伤,和无法走完全程的惨剧发生。

登山杖的好处也显现了出来,轻轻一点推力也是迈向午餐地的巨大帮助。午餐地是山顶木屋,有啤酒和饮料售卖。我们纷纷因为一罐啤酒或果汁而欢呼雀跃,这在都市里是难以想见的。携着酒水到木屋背风处,支炉烧水,“狗粮”盐太重,为了下午不会多次停下一路找水喝,还是黑面包与方便面来的美味可口。

下午的景色大不一样,溪流网罗密布,溪岸之上绿意盎然。经过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严冬的闭藏之后,彻夜长明的太阳赋予了极圈盛夏的植物充满了不屈的生命力。譬如莓类,四季分明的温带山林中寻常只可偶见溪边路旁默默的小丛生长,但在这里一路溪边湖边石岸之上也尽是其踪影。于是我们一路又有了最好零食,路旁喘息之间嚼几枚,酸甜除乏。不过我却没有这些莓类顽强,我却开始走在了二十人队伍的尾部,身边不时有一身书卷气的股票投资专家队友唱着《假行僧》或其他摇滚歌曲高歌向前路过,或是60多岁的杭州阿叔队友轻装飞步前行。但很多时候在茫茫荒原中,前后觅不见同伴的身影,脚掌小疼痛不断,只好边走边默念过几日便可度年假,住五星级酒店,每念一遍便可忍痛多走几步。就如同走在沙漠里渴极的行人,意识里原本就需要一片海市蜃楼或绿洲。脚底水泡碰到岩石偶有几下厉害疼痛,这时心里想的竟是“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行走”,疼痛舒缓的时候,我又忽然发现自己在一种极大安静之中,只有自然的风声间或路过的水流声,那是难得的一种心无所扰的安宁。

DAY 4

早晨6点便醒来,睡袋外太冷,继续蜷缩着不动。眼皮有点睁不开,觉出有点异样,一摸脸才发现自己有点浮肿。顿时心情沮丧,不过该走的路必须得走。早餐收帐篷打包整理后,浮肿竟然神奇地消退了。背包前行,身体格外协调,仿佛身体状态迈过了上行的最后一步台阶,走入了笔直大道,进入了徒步高手所说的人包合一的境界。走出一段景色愈发辽阔,几十头驯鹿在对面坡地上奔跑,让同行的队友惊喜万分,一时间各种长枪短炮对准山坡,企图记录下这美丽的极圈动物的踪影。惊喜未过,几百只蚊子便向我们发起了进攻。防蚊液与防蚊罩一起上阵,又借助风的帮助,终于摆脱了蚊群。

下午在山脊上行走,山坡两侧的森林渐渐浓密。走过一座长长的钢索桥,进检查站宿营地的小木屋,驯鹿肉卷饼的香味扑面而来。迅速找只会说瑞典语的萨米大妈买了个,红莓酱配烤驯鹿肉加生菜豆角胡萝卜的搭配,真心为小清新与重口味找到了契合点。吃货如我,瞬间觉得幸福指数爆表。晚上宿营地,扎营人数空前壮观。中欧商学院一对夫妻的十周年庆祝活动,五粮液,二锅头,大白兔糖惹得很多人一起欢聚,一个在重庆生活过的外国友人自觉加入欢庆行列。

DAY 5

夜里零星小雨,淅淅沥沥,夜半醒来默默祈祷,明天出发千万不要下雨来。7点起床早餐毕,各种抖水后,帐篷还是增重不少。编辑Peter一把抢过垃圾袋,再背上他一直帮我们负担的帐篷出发,终点前的最后仗义,让我又轻松了一些。不多久便走入Abisko国家公园,原始森林错落的植被层次,较前几天的苍茫荒原之美,又是另一番景象。最美的是一路始终有溪水潺潺相伴。Abiskojaure湖沙滩平整而美丽。马上就要到达,很多队友都心生不舍,一边在溪边最后的午餐,一边在湖滩上捡寻石头留念。而我有如神助,快行竟有“竹杖芒鞋轻胜马”之感。也为了终点准备采访其他队友,与摄影师一路聊着欧洲有意思的独立电影,直奔终点。

丛林尽头,忽然听到马路汽车驶过的声音。突然意识到我们已经回归“文明社会”,心头竟为刚才没有能在湖畔午餐而懊恼。走近终点帐篷,两旁几十位已到达的各国穿越者鼓掌欢呼,欢迎我们的到来,我们则像凯旋的英雄一样的挥手相谢。随后一杯瑞典特产Lingon果汁送到眼前,递交盖满章的穿越护照,接过一枚金色的奖章,110公里的重装穿越挑战宣告完成。先于大部队到达的杭州阿叔老刘,接受瑞典电视台的采访时,戏剧化的拉开外衣,亮出衬衣胸口的小国旗,蹦着英语单词“China”。一旁帮助翻译的我乐不可支,深感自己没有阿叔的觉悟与准备。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,中欧商学院大部分队友对行整齐,一路高唱电影《红高粱》中的《酒神曲》步伐昂扬地冲线,路旁老外欢呼口哨响彻终点。20位中国队员尽数到达,这时天空才开始下起小雨。向导说我们的运气非常好,因为以往穿越途中总有一两天会遇上雨天,我们这样全程晴或多云的天气非常少见。这是Lapland山区给我们好天气作为远道而来的礼物。

入住Abisko木屋酒店,回到了文明居住方式居然有点不太适应。喧闹的庆功晚会中。有队友热烈盈眶诉说这次行走对他的意义。为了帮好朋友庆祝结婚十周年,与他们夫妇一起召集队友报名。而我的脑海里仍然是沿途的一幅幅风景。或许上帝并没有在这里打翻调色盘,但却给了这里最肃穆与纯净的自然怀抱,并给了这里的人以强健的体魄可以在这样的自然中,生活与行走。也正是通过这样近乎修行的行走方式,才能赠予来者最纯净的风景和最宁静的时光。也只有在这种纯净与宁静之中,我可以重新审视内心,或是自己原本以为理所当然的,我们与物质的关系。我并不相信死后虚幻的天堂。但我更愿意真切的一步步走出,一眼眼望向,这样一个与自己和自然安静相处的徒步天堂。

   特别提示:

   斯德哥尔摩每天有多班SAS航空公司航班飞往基律纳,8月是Lapland山区的徒步最佳季节。“北极狐经典穿越”活动2005年由瑞典高端户外品牌Fj?llr?ven(费尔瑞文)北极狐推出,可登录www.Fjallraven.com在线注册报名,为保护Lapland山区环境,总报名参与人数有限制,先报先得。2014年的北极狐经典穿越活动2天之内2000个报名名额全部被抢注一空,因此每年10-11月开放网上报名时最好及早报名。

outdoor.sohu.com true 搜狐户外频道 http://outdoor.sohu.com/20150401/n410678081.shtml report 5899 怀想起今年夏天那场北极圈里美丽的行走,就像一个绿色与白色为基调的梦境:它是欧洲最大规模的户外活动——Fj?llr?venClassic北极狐110公里经典穿越,
(责任编辑:耿剑辉)

我要发布

客服热线:86-10-58511234

客服邮箱:kf@vip.sohu.com